年度最佳华语同志电影来了,主演击败古天乐郭富城夺影帝

2020年02月20日至03月01日,第70届柏林国际电影节在德国举办,其中,专门奖励LGBTQ题材的子单元泰迪熊奖,将最佳影片颁给德国90后导演法拉兹·沙里亚特执导的《第三将来时》,评审团奖则由中国台湾导演蔡明亮新作《日

2020年02月20日至03月01日,第70届柏林国际电影节在德国举办,其中,专门奖励LGBTQ题材的子单元泰迪熊奖,将最佳影片颁给德国90后导演法拉兹·沙里亚特执导的《第三将来时》,评审团奖则由中国台湾导演蔡明亮新作《日子》夺得。

除了这两部,还有一部优秀的华语剧情片备受关注,即泰迪熊奖提名电影——

《叔·叔》


这部电影由哥伦比亚大学艺术硕士杨曜恺编剧、导演,于2020年05月28日在中国香港上映。杨曜恺曾执导《我爱断袖衫》(洛杉矶同志电影最佳电影)、《纽约断背衫》(圣地亚哥FilmOut同志影展最佳剧本)、《PaperWrapFire》(新罕布夏州电影节最佳短片)等,是一位专攻同性题材的青年导演。


时长92分钟的粤语片《叔·叔》,在2020年第39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中,获得包括最佳电影、最佳导演在内的9项提名,并最终让影片主演太保击败朱柏康(《金都》)、郭富城(《麦路人》)、古天乐(《犯罪现场》)、易烊千玺(《少年的你》),无悬念夺得最佳男主角奖,而在片中饰演男主角妻子的女演员区嘉雯,也凭借精湛的演技拿走最佳女配角奖。


《叔·叔》在香港上映首周,共斩获约120万港元(约合108万人民币)票房,首周周日单日票房则位居亚军,仅次于日本动画《数码宝贝大冒险:最后的进化·羁绊》,在香港被疫情阴影笼罩的情况下,这对于一部小众同志文艺片,已是相当不错的成绩。《叔·叔》的口碑同样强劲,截至目前,影片分别在豆瓣、IMDb获得7.6和7.2的分数。




那么,《叔·叔》到底是一部怎样的电影?

这是一部题材特殊的电影。

所谓“题材特殊”,并非指“《叔·叔》是一部同志电影”,而是指影片在同性题材上,进行了两种不同以往的挖掘。


其一,《叔·叔》中的角色,是老年同志。回顾华语世界以往的经典同志电影,几乎没有以“老年同志”为主角的作品,陈凯歌《霸王别姬》、王家卫《春光乍泄》、关锦鹏《蓝宇》等影片中的主角,要么是青年,要么是中年,且演员颜值都不低,这部别出心裁的《叔·叔》,却“抛弃”了“青春”和“颜值”,将人物聚焦于更不易被关注却更需要关注的同性群体。

“叔·叔”,顾名思义,这是关于两个“叔叔”的故事,在片中,一位是即将退休的出租车司机柏(太保 饰),另一位是已经退休的单亲爸爸海(袁富华 饰)。严格来讲,柏和海可以算“爷爷”辈的人,因为两人都已两鬓斑白,并有了孙儿(孙女)。除了这两位,影片甚至试图通过“搭建同志老人院”这一支线剧情,在进一步提增影片社会意义的基础上,向观众展现“老年同志群像”,尽管这种展现最终只是隔靴搔痒,并未达到深刻刺入边缘群体肌理的目的。


其二,一般的同志电影,重点往往呈现同志群体对自我、肉体的渴望,但《叔·叔》在此基础上,生动而细腻地展现了老年同志的日常生活。柴米油盐酱醋茶,这是每一个普通人都必须面对的生活,但电影因戏剧冲突需要,往往“摒弃”日常生活,《叔·叔》却“勇敢”地选择了这一角度。

比如柏在将出租车交给年轻的女婿,并从此正式退休后,回到家,收到儿子包的零用钱,柏打电话给儿子,说自己还有积蓄,不需要这笔钱,儿子却开始“碎碎念”,说出“你们操劳了一辈子也该出去旅游了、为自己着想”之类的话,柏静静听着,在餐桌边渐渐流下眼泪。


这就是一个十分生活化的动人场景。

这也是一部温柔的电影。

《叔·叔》令人想起香港80后女导演陈小娟2018年的菲佣题材电影《沦落人》,恰好,《沦落人》也将主演黄秋生送上了香港电影金像奖影帝宝座。


这两部电影,都非常温柔。

《叔·叔》讲述老年同志在家庭和自我之间的身份、情感挣扎,《沦落人》聚焦香港雇主与菲佣之间沉积的雇佣矛盾,本来,都大有戏剧冲突的文章可做,但两部影片都没有真正激发其题材所具备的天然冲突,而是将这些冲突轻轻压在衣食住行的日常下面,仅仅通过片中角色的微表情、微动作渗透、流露出来,令观众始终处于一种真挚的感动之中。


说到底,这是缘于片中人物的善良,折射出的,也即是导演本人的善良。

最后值得一提的是,《叔·叔》是一部以老年为题的电影,所以,无论影片的口碑、市场表现如何,它都具有重要的意义。

因为在如今流行“青春崇拜”的华语电影世界中,“老年主角”和“老年主演”一直都被动缺席,但在韩国,尹汝贞主演的《酒神小姐》、尹静姬主演的《诗》、艺秀晶主演的《老妇人》,在美国,科林·费尔斯主演的《单身男子》、克林特·伊斯特伍德主演的《骡子》等片,却在“老年”主题上有不俗表现,这证明华语电影在年龄结构上已严重失衡,这既是对老年演员的不公,也是对老年题材的忽视,《叔·叔》的面世,恰好可以一定程度引起华语电影创作者的重视。